又是一个榴莲飘香的季节,新加坡人吃榴莲讲究仪式感

从现在开始,一直延续到九月份,正是新马的榴莲季。朋友们纷纷在网上晒榴莲照。金黄饱满的果肉,只要咬下一口,满口尽是浓郁的榴莲香,齿颊留香,应该是榴莲专属的成语。可是,又没有一种水果长得如此凶神恶煞,味道霸道嚣张。在新加坡,酒店会禁止客人带榴莲入内,偷偷躲在客房里吃榴莲,会被额外征收清理费。出租车司机也会对刚吃过榴莲的食客皱起眉头,甚至是拒载。每逢榴莲飘香,新马食客都会出动赴榴莲宴
本文均为 叶孝忠
图2018年是个榴莲丰收年,榴莲价格创下新低。原本20-25新币一公斤的猫山王,一度跌至10新币。当然,价格视当天收成而定。榴莲行情正如股票,每天都有所浮动。一些榴莲小贩还每天免费送几百颗榴莲给乐龄人士(60岁以上的长者),当成促销。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人热爱榴莲,当地有一句俗语说:榴莲落,纱笼脱。本地人为了吃榴莲,都能当掉身上衣物,可见把榴莲看得比尊严还要重要。关于榴莲的故事和传说不少,最为人津津乐道的,由一个无厘头的玩笑开始。话说郑和下南洋,某天水土不服闹肚子,知书达理的他在一块布上办完大事,完事后把东西包好,挂在树上,榴莲就长出来了。不喜欢榴莲?只是因为你还没吃到最好的。记得旅居上海的时候(大约十年前),水果贩子偶尔会有榴莲,那裂开的榴莲,趋近闻也没什么香味,果蒂是褐色的,果壳已经变成难看的深褐色,符合了最差榴莲的各种标准。在如今的新加坡,还能在郊外找到熟成跌落的野生榴莲中国当时只进口来自泰国的榴莲,果肉饱满但生硬,我们称之为生番薯,那是绝对进不了嘴刁的新加坡人的法眼。为了方便物流,泰国榴莲还没有熟成,就摘下来。而新马榴莲则只能等待它自然熟成落下,在一天内把它消灭。原因是,新马榴莲放久了,就会出水,然后发出馊味,所以新马榴莲没有时间出口,只能在当地享用。虽然新加坡早已经不产榴莲了,但由于当地消费能力高,所以,最佳品质的榴莲都几乎出口到新加坡。我有好几次到马来西亚旅行,问当地朋友应该去哪吃榴莲,他们都不约而同地建议我:留在新加坡吃就好,虽然价格比较贵,但品质有保证。如果想吃海量价廉,才去马来西亚。近来,中国对榴莲也开始产生兴趣,马来西亚也开始对中国大量出口冷冻真空包装的榴莲。新加坡的榴莲控们开始忧心忡忡:未来榴莲价格又要升了。我热爱榴莲。小时候,家里还会把榴莲当饭吃:榴莲配泰国香米饭,那是让人一想起来就摇头的吃法。吃完榴莲后,籽也不浪费,洗干净后用水滚煮,榴莲籽也能当零嘴吃。榴莲壳则用来盛盐水,喝下,能解除榴莲的燥热。口感浓郁的猫山王,是这几年受到关注的名种榴莲本地人吃榴莲会搭配山竹,为身体降温。所以在新马,榴莲被誉为万果之王,山竹则是万果之后,缺一不可。近年来,新加坡也多了不少榴莲甜品店,榴莲泥可以用来制作蛋糕、月饼、雪糕、糕点和奶昔等,现在还有商家推出烤榴莲,烤出来榴莲少了水分,更为绵密。但我个人还是喜欢最传统的吃法。吃完榴莲后,用榴莲壳上的白色纤维洗手。能有效的去除果味。本地人还有各种关于榴莲的冷知识,譬如,如果车上有榴莲味,可以把榴莲蒂塞在空调的出风口,启动空调半小时,异味就能自然清除。记得在1980年代,榴莲还没那么多的品种,随着农业的进步,果农们进行各种实验,才培育出各种品种的榴莲。深受新加坡人喜爱的猫山王,也是这十年间才出现的品种。据说现在马来西亚有超过200种的榴莲,名字包罗万有,有根据果肉颜色和形状来命名的,比如槟城的红虾。形似葫芦的榴莲就直截了当被称之为葫芦。槟城还有一款榴莲叫林凤娇,听说是林凤娇的最爱,因此得名。现在还有一种甘榜榴莲(甘榜是马来语中“乡村”之意),价格不贵,更接近原生榴莲的味道。甘榜榴莲的味道和口感虽然不及名种榴莲,但坊间流传,甘榜榴莲没打农药,更为健康。它的味道就像本地人童年时代的榴莲,因为有了回忆的加持,所以当地人也能吃得津津有味。过去,新加坡的乡村也会种植榴莲树。农村居民渐次搬走,剩下榴莲树徒长。所以,如今每逢榴莲季,不少人还会特意到丛林里去寻找野生榴莲,也不失为乐趣一种。在新加坡全岛,榴莲档口通常是路边摊一支,摆上塑料桌椅,看起来十分简陋。直到这几年,才出现了一些内设空调的榴莲店。Ah
Seng是新加坡较受本地人欢迎的榴莲摊一些游客经常出没的旅游区,比如牛车水、武吉士和芽笼等,都能找到榴莲摊,但一般新加坡人都不会关顾这些档口,其中原因不用多说你也能心神领会。本地人通常会光顾信誉好的榴莲摊,一到榴莲飘香的季节,这些档口都会大排长龙,为了避免失望,熟客们会先拨打电话,订好榴莲。由于榴莲价格贵,是一门好生意,就算在讲究诚信的新加坡,也经常会发生食客被砍菜头的奇闻,因此懂得一些榴莲常识,把自己装成专家,会减少被骗的机率。比如,猫山王榴莲底部会有一个类似星星的标志,果肉鲜黄,是最容易辨识的名种榴莲。在猫山王崛起前红极一时的D24,也是我的个人心头爱,味道苦中带甜,带有奶油的质感,也被称为苏丹王。XO榴莲,顾名思义,带有酒香。榴莲并不便宜,因此不少商家会提供“包吃”服务。所谓包吃,是指小贩开了榴莲后,符合你心意的才买下。一般来说,本地人都喜欢“干包”(吃起来感觉像在吃雪糕),太湿,就过熟了。烤榴莲是新马一地近期兴起的新吃法不同品种的榴莲口感和味道都不一样,除了甜、苦甜和苦味之外,还有较少见的麻味,大多产自老树榴莲(30岁树龄以上基本称之为老树)。对榴莲风味的选择,会随着年纪的增长而有所改变。年轻时我们都爱甜。甜味榴莲最容易让人接受,也是榴莲入门者的最的选择。那时,长辈或榴莲老饕都会嘲笑只选择吃甜味榴莲的食客,因此甜味榴莲最常见,价格也较为便宜。现在,我更爱苦甜,甜中带苦,更有层次,韵味无穷,或许也更符合现在的状态,人生不可能一直是甜腻腻的,而没有丝丝的苦怎能衬托出绵密的甜呢?或许再过一阵子,我就能和父母辈一样,爱上苦味榴莲那独特的滋味,那才是人生最动人心魄的真实味道。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叶孝忠】
7月至9月,恰逢榴莲季节,在新加坡有“榴莲落,纱笼脱”的说法,为了吃榴莲,当掉身上的衣物也在所不惜。新加坡人对榴莲的热爱可见一斑。面对榴莲,很多人如笔者一般,意志力完全被击垮。在热带,各种水果似乎一年365天都唾手可得,只有在7至9月份上市的榴莲,才能让我们感受引颈长盼之苦。万果之王,自然矜贵,值得等待;最美好的,不可能随时轻易获得,总是在漫长的等待后才翩然而至,正如樱花。

猫山王榴莲初期叫坤玉王毛生,毛生王,猫山王,本人时常在国外走,今天这猫山王名字向过国名,从大陆,英国,美国,澳洲,纽西兰,东欧,西欧,都有他足迹,当初在百多年前一个寂寂无名的KAMPONG
JELATOK就诞生了一棵坤玉,母树生长在吉兰丹河上叫pulau
raya岛上为庄登文先生祖先种下。

新加坡榴莲壳歌剧院  

七十年代母树眼皮就给tanah
merah黄崇铭以驳接法移植在他果圆里,当时大约有三百五十棵坤玉王,后来黄生拿去农业部洼册D197.张永泉先生和阿古后来向黄生购买树苗种植,后期彭亨劳勿,文冬,吉流,双溪兰一带大量种植,记的许多年前澳门睹王stanly
ho派人驾了私人飞机到新加坡载了百多了粒猫王回香港请李嘉诚和生意大亨大块朵颐豪迈大吃榴莲,当时香港,噢门,新马一带谋体大肆报导,一夜之间猫山王就好像耀过龙门变凰凰,d24马上暗然无光,目前猫山王这名词在大陆连三岁小孩都知名,很多国外卖榴莲档都冒用猫山王这名词,希望猫王BOLEH马国政府马上注册,不然改天又给新国拿去洼册。

  好榴莲都在新加坡

榴莲是马来西亚国宝级水果,是万果之王。很多香港台湾中国大陆的人专程来到马来西亚吃正宗的榴莲。他们都说要尝到真正榴莲的滋味就只有在马来西亚。他们那里卖的榴莲都是泰国去的,和马来西亚的有天渊之别。马来西亚的榴莲只作内销及销往新加坡,最近有少量运去中国大陆和香港。不像泰国,马来西亚的榴莲只可以收集熟了掉地上的,不可采树上的,可见十分之珍贵;其咖啡搬的香浓诱惑的味道,是泰国金枕头不能比美的。

  本地声誉好的榴莲摊,每天傍晚由马来西亚送过来的一车车一箩箩的“万果之王”,两三个小时就售罄。榴莲是成熟了,自然掉落后才最好吃,虽然现在猫山王也会出口到中国,但要吃到最好的榴莲,你只能来新加坡、马来西亚,特别是新加坡。虽然本地早已经不产榴莲,但由于新加坡人的消费能力强,所以最佳品质的榴莲其实都出口到新加坡了。我问几个在新加坡工作的马来西亚朋友,他们都说要在马来西亚吃到好榴莲,除非你认识园主。

现在市面上没开到最贵的就是猫山王榴莲,也是最多假的猫山王榴莲在市面上卖,有些黑心商家会利用你们不懂得分辨榴莲,最常是用D24来当猫山王卖..

  每一种榴莲都有自己被细心栽培起来的个性,苦甜、干包(干一点,榴莲太湿就太熟了)、Youji(闽南语发音,肉厚籽小之意),要懂得这些术语,才不至于被榴莲贩子看成门外汉。

因为D24和猫山王榴莲有点相似,现在教你怎样分辨:

  卖榴莲可是好生意,水总是特别深,偶尔报纸上会有食客被宰的故事。曾几何时,榴莲上市和价格波动也会成为新加坡社会新闻,一公斤猫山王18新元(1新加坡元约合5元人民币)算是正常价格。

如何寻找一个猫山王榴莲,最简单的区别是:壳底部有一个五角星形状,果肉很黄。

  榴莲要和好朋友一起吃

1.外壳的颜色

  我可以一个人吃海南鸡饭,可以独自在美术馆里惊叹大师的创意,但绝对不能一个人吃榴莲。每逢榴莲季节,我家附近的水果摊摆出了榴莲阵,每次经过都会心动,但从不行动。短暂的榴莲季吃不了几次“邪恶”(糖分高,燥热)的果实,因此要珍惜每次吃榴莲的机会。榴莲要和好朋友一起吃,一起弄脏手,一起吃到口臭,才能吃出味道。现在看见有人在新加坡吃榴莲,带着吃小龙虾的透明手套,就知道他们都不是本地人。吃完榴莲新加坡人会在榴莲壳上放点盐水,喝下去,能解燥热。

猫山王榴莲:绿,却偏向黄色

榴莲自助餐

2.榴莲刺

  小时候每逢到榴莲季节,爸爸就会拎着一袋榴莲回家,那是最早的吃榴莲的回忆。把报纸摊开,把榴莲放上去,用菜刀剥开,榴莲独有的香味就会轰然溢出来。后来为了方便携带等原因,榴莲都装进了泡沫盒子里,那最廉价的材料却搭上矜贵的万果之王,这种组合经常让我啼笑皆非。用双掌的压力掰开,小心翼翼地由榴莲壳中取出果肉,这也是一个重要的仪式吧。缺少了自己动手,榴莲的滋味有不同吗?很多人或许觉得这些顾虑太多余和矫情了。追求高效率和直奔主题,让我们省略了很多繁复,似乎微不足道的过程。还好,在新加坡还是有人坚持自己吃榴莲的方式。

D24,刺比较肥大,呈圆锥体状,距离相距远

  榴莲的名堂多了

3.接缝

  现在榴莲名堂多了,每隔一段时间都有新品种,猫山王流行好些年了,现在出现了黑刺这一来自马来西亚槟城的强劲对手,黑刺据说是马来西亚皇族们的最爱,只占了榴莲产量的3%,十分珍稀,记者在槟城吃过,觉得好吃,但其实没太惊艳。

猫山王榴莲:接缝是非常明显的

  过去,榴莲没有那么多的名堂,果肉也不似现在这么饱满,味道也没那么浓郁和层次丰富,价格不便宜,但也鲜少听见有人愿意付50新元来吃一个榴莲。过去有人买一箩筐的榴莲(当时品质较一般的榴莲一个才一元新币),一个接一个开着吃,卖相滋味不好的,就弃如敝屣。现在随着名种榴莲——猫山王、皇中皇的出现,吃榴莲才算真正奢侈的行为,但榴莲不宜多吃,所以吃就挑最好的,花点钱也值得。

D24:接缝几乎不可见

  新加坡已不产榴莲,但在热带雨林里,还是有不少被遗弃的榴莲老树,到了季节也结满果实。它们被大部分人遗忘,却让一些人惦念着,有一晚笔者就和朋友去捡榴莲。品尝着这些有机榴莲,味道比我想象中好多了,卖相虽然无法和市面上的完美榴莲比,但滋味更像小时候的味道,不饱满、有瑕疵,但更真实。

4.由茎连接到水果的形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